美密集调整全球军力部署

时间:2021-09-12 20:22来源:未知 点击:

  近期美国不断调整全球军力部署,继宣布9月11日前正式从阿富汗撤军后,又着手从伊拉克、科威特、约旦和沙特等国撤出约8个“爱国者”防空导弹连、1部“萨德”反导系统,并重新部署中东地区部分战斗机中队和数百名士兵。同时,美军将部署在日本横须贺的“里根”号航母调往中东地区,将“卡尔·文森”号航母部署至夏威夷海域。美近期频繁调兵,背后有何目的?

  无论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亚太再平衡”战略,还是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印太战略”,均强调美国战略重心东移。拜登政府上台后,在这一问题上也毫不含糊,明确指出亚洲是美国优先考虑地区。4月14日,拜登在宣布从阿富汗撤军时曾隐晦地表示,美国必须把注意力集中于当前挑战,而不是回到与的战争。

  美国在推进战略重心东移问题上向来不遗余力。早在2018年,美《国防战略》报告就提出,美军应将战略资产集中于太平洋地区。2021财年起,美专门推出“太平洋威慑计划”,试图强化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威慑。

  2020年,美宣布从西奈半岛、沙特撤军,今年又集中从中东其他地区撤军。这些撤出的人员和装备无论是运回本土,还是部署至其他地区,都体现出美战略重心正在东移。未来美很可能从其他非必要地区撤军,以逐步增加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美部署至夏威夷海域的“卡尔·文森”号航母,历经长达17个月的维护后,完成了搭载第五代战斗机的升级工作,成为美海军首艘可同时搭载F-35C隐形战斗机和“鱼鹰”倾转旋翼机的航母。其搭载的第147战斗攻击中队,是美海军首个形成作战能力的F-35C中队。这艘隶属美海军第三舰队、主要在美西海岸活动的航母,未来一段时间无论是前往西太平洋地区,还是继续在夏威夷附近海域活动,都体现出美战略重心东移步伐正在加快。

  拜登此前表示,美国仍需在中东保持军事存在,以防止“伊斯兰国”极端组织卷土重来,但无需大规模部署战斗部队。6月20日,美国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哈利勒扎德透露,美从阿富汗完成撤军后,计划将部分士兵转移至哈萨克斯坦。由此可见,美从中东撤军,并非完全意义上的撤军,而是试图改变作战模式继续维护其既得利益。

  据美媒统计,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阵亡2400余人,损失达1万亿美元。惨痛的教训使美军开始反思,“占领国家、推翻政权”的作战模式是否可行。据报道,美军正在研究通过在海湾地区部署军舰、战机等方式,从纵深地区支持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可行性。美空军也在考虑从阿富汗撤出后,如何在中东地区进行“超视距打击”。上述情况表明,在中东地区,美将改变部署常驻军力的传统模式,转向以域外力量实施战略投送、远程打击、联合突击的新作战模式。

  在太平洋地区也是如此。近年来,美各军种围绕应对所谓“大国竞争”,陆续提出“多域作战”“分布式作战”“敏捷战斗部署”“远征前沿基地作战”等概念。这些概念虽然核心要义各不相同,但都强调保持杀伤力和存活力的平衡。从美海军未来发展规划看,增加小型、无人水面舰艇,减少大型水面战舰是主要趋势。此次,美军将亚太地区唯一可用的“里根”号航母调往中东地区,允许出现一定的“航母空窗期”,从一个侧面说明,美海军将把重点转向依托轻型舰艇建立分布式杀伤链的新型作战模式。

  拜登在大选前曾表示,美国需对网络、太空、无人系统和人工智能技术进行“明智的投资”,以更好应对未来威胁。拜登政府今年3月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指南》明确提出,美国防部需整合资源,将更多资金用于发展尖端技术和能力。5月底,拜登政府向国会提交2022财年国防预算案,其中,研发经费高达1120亿美元,同比增长5.1%,创下历史新高,而采购经费为1336亿美元,同比减少5.6%。这一升一降体现出美国防预算将优先用于发展尖端技术和能力。美军声称,在国防预算有限的情况下,美将通过优化资源配置提升效能。对此,有分析称,此次美集中从中东撤军,反映出美军试图整合有限资源,通过动态部署而非定向部署,提高兵力资源利用效率。

  另外,受经费预算影响,2022财年美海军计划退役包括7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在内的14艘舰艇。值得注意的是,相比“里根”号航母仅有1艘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1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护航,此次部署至夏威夷海域的“卡尔·文森”号航母护航舰艇发生了重大变化:以往美航母战斗群的护航主力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首次消失,换成5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从美军舰艇退役计划看,“卡尔·文森”号航母这一护航舰艇组成,可能成为未来美航母打击群的标配。